首頁>五大志業>制喪志業

制喪志業

正德成立宗旨-5 以「制喪」來度化亡者
常律法師慈悲創立紀律嚴謹的「正德西方蓮社」,以殊勝如法的助念,及佛化式後事處理,度化亡者順利往生西方極樂。改善傳統舖張浪費的喪葬習俗,減輕負擔,莊嚴清淨,如儀圓滿,冥陽兩利。



正德第二大濟世工程--度亡工程【制喪志業】
正德慈善文教機構對生命全方位的關懷,除了慈善醫療免費救助貧困病患外,也不忘對亡者及家屬付出真摯的關懷與援助。自八十八年三月起,陸續於全國各縣市成立正德西方蓮社,以佛法的莊嚴儀式及周全的服務,免費提供協助家屬助念處理亡者後事的第二大濟世渡亡工程。

西方蓮社成立緣起
正德創辦師父 常律法師有鑑於一般人缺乏處理往生喪葬事宜的知識,每逢親人往生時,面對各種繁雜的喪葬習俗,往往慌亂不知所措,常為不肖殯葬業者藉機敲詐高額費用,以致勞神傷財,仍不得圓滿後事,對家屬和亡者來說,都造成了莫大的傷害,遂興起於全國各縣市成立「正德西方蓮社」的宏願,以佛法的莊嚴儀式,免費提供亡者臨終助念及後事處理諮詢服務,得以減輕家屬在心理及經濟上的雙重負擔,令家屬省錢省力省操心,並幫助亡者往生西方世界,以達陰陽兩利,功德殊勝,意義非凡!


西方社成立宗旨
喚醒眾生認知生死的本來面目,坦然面對死亡後事,消除臨命終對死亡的恐懼,並撫平家屬的傷痛。以殊勝如法的佛教莊嚴簡樸儀式,取代傳統鋪張奢華的喪葬風俗。並提供免費助念服務及喪葬諮詢,挑選全國各縣市信譽優良的葬儀社,要求務必符合全套佛化式後事處理。由本社派任專人協助督導處理喪葬事宜,進而引導家屬親友親近三寶學佛,以促進社會大眾學佛風氣,淨化人心,提升社會道德層次,造福廣大民眾。

助念的意義
如法的助念,可安撫亡者臨命終時免於死亡的恐懼、痛苦與罣礙,令亡者藉由莊嚴的佛號安住神識,放下執著,超塵出濁,出離凡心,一心念佛往生極樂世界解脫累世輪迴之苦,並幫助家屬能以最莊嚴簡樸的方式來陪伴亡者,圓滿地走過人生最後一段路程,令家屬放心,亡者安心地通達永生的彼端。

正德西方蓮社五大特點
1. 最有紀律的助念團體:服裝整齊、莊嚴出班,引導家屬攝心念佛。
2.
最珍貴如法開示文:使亡者得以心開意解,放下罣礙。
3.
全套佛化式後事處理:莊嚴殊勝,經濟如法。
4.
提供免費作七服務:匯聚眾人念佛念力迴向亡者。
5.
最審慎圓滿的後事服務:追蹤請示亡者受生何道及補救之法。

正德慈善機構於高雄地區率先成立往生助念服務的蓮社之後,並陸續於全國各縣市鄉鎮成立市分社及鄉鎮分社,未來希望擴展成點線面的服務網路,以更方便迅速的動員,掌握黃金八小時的助念關鍵時刻,提供亡者家屬即時的關懷與協助,讓亡者安心;家屬放心,如儀如法、莊嚴經濟的圓滿每一場往生後事,可謂陰陽兩利,意義非凡。
---------------------------------------------------------------------------------------------------------------------------------------

【 助念感應分享】:家屬分享篇-1

 --------------------------------------------------------------------------------------------------------------------------------------

《中國生死書》教我認識生死大事 ■台北分院/趙金龍

想到母親將因肺功能衰竭,像溺水一般痛苦窒息而死的景象。腦中的各種問題就交織地更紛亂無解。此時,我才赫然發現,雖然自己擁有企管碩士的高學歷,但面臨母親的「生死」問題時,卻是低能到一無所知。在苦尋各種殊勝法門後,發現只有常律法師編寫的這本《中國生死書》,所開示內容是最適合我的母親,最容易使她心開意解。

冰炭同臨、喜喪共至

各位師兄、姐,阿彌陀佛!

感謝今晚讓我有此機會在此進行心得報告。從母親病逝以來,心情始終是複雜多變。就像同時投身於冰水及烈火當中,冷暖煎熬,不可言喻。即使是在慈悲靈感的菩薩,開示亡母趙周美已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本地,也是悲喜交集,難以向外人說明這種以「喜事」在辦「喪事」的心情。

從母親短期間重覆住院開始

因為我的母親一向身體「粗勇」,所以,即使在她七十多歲的高齡時,仍是「母親照顧我」比「我照顧母親還多」。直到她七十五歲以後,「肺炎」的病灶逐步加速惡化,「住院」的次數越來越多,而且「住院」與「出院」之間的時間越來越短時,我才意識到母親的「健康」問題、甚至是「往生」的問題。

雖是企管碩士卻對慎終之事一無所知

「怎麼辦?」,此時在我的腦海中開始浮現出許多的「怎麼辦?」:要如何讓母親的病情好轉?好醫生是誰?中醫好還是西醫好?要換醫院嗎?要吃什麼保健食品來配合藥物?真的有神佛嗎?哪間廟比較靈驗?要去求什麼神?如何才能折自己的陽壽來為母親添福壽?要替母親同意做「插管」嗎?「氣切」手術對母親比較好嗎?面臨死亡,要如何做才算「慎終」?才能得「善終」?

種種問題以出乎意料的加速度,接踵而至,壓得讓人喘不過氣。尤其,想到母親將因肺功能衰竭,像溺水一般痛苦窒息而死的景象。腦中的各種問題就交織地更紛亂無解。此時,我才赫然發現,雖然自己擁有企管碩士的高學歷,但面臨母親的「生死」問題時,卻是低能到一無所知。

因研究生死學而認識正德

於是我開始以寫論文的模式將「生死」當作研究題目,並用「生死」當關鍵字進行相關文獻蒐集與探討,試圖在「有真人實事可考」、「各界輿論認同」、及「在道理邏輯上可說服自己」等條件下,將他人的經驗整合成自己的依循原則與行動計畫。

在研究過程中,我接觸了民間信仰中的收驚卜卦、消災解厄、西洋的祈禱術、以及藥師經、地藏經、彌陀經、大悲咒、中陰身、帶業往生、密教文武百尊、臨終助念等佛家經論。因佛家論述讓我覺得較為認同,所以就漸漸確立方向,持續在此門深入了解,同時也因此認識了正德。

認識正德,主要因緣是來自於《中國生死書》。這本書是我在網路上連結延伸閱讀時,不經意地在網路書店中發現而購買的。這本由常律法師所著作,教導大家如何面對生死大事的書籍,內容深入淺出,豐富而實用,其中有許多案例參考,最重要的是,書中相關開示文的遣詞用字是我母親可以理解的。這點對我在應用上產生相當高的參考價值。

臨終正念守之不易

我的母親享年八十歲,早年因家貧,未受正式教育,不識字。所以,稍微文雅的字詞或篇幅較長的內容,往往就會超出我母親的理解範圍與生活經驗。因此,即使佛家經懺殊勝,要她讀誦則不可能;密教文武百尊雖然慈悲,要她學會體認,更非易事;恭誦彌陀聖號雖簡易可行,但歷經多年病苦摧折,也是難提正念。更何況在她在往生的前一個月時,一向個性隨和的她,更發生咒罵醫生、護士、與自己女兒的怪異行為,說是連作鬼也不放過他們。唉!這應該就是累世冤親債主在侵擾吧!同時,也由此可見,臨終時要維持正念真是件不易之事。

《中國生死書》發揮安心作用

在苦尋各種殊勝法門後,我發現只有常律法師編寫的這本《中國生死書》,所開示內容是最適合我的母親,最容易使她心開意解。所以,我就以此為藍本,跟家人達成未來處理母親後事的共識,並且全家加入正德,成為會員。

因為已有心理準備,所以當慈濟醫院在98.12.30.清晨五點四十一分宣佈我母親已確定往生時,我不會手足無措,更不會讓家人犯大忌地在亡者前哭泣、講軟愛語。相反的,我在母親的身旁跟她說,不要害怕,我們家人都在身旁。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跟著我們專心念「阿彌陀佛」。同時也一再提醒她:不要跟所見到的往生親人說話、不要受他們的引誘而跟著走、不要畏懼或逃離所見到強烈光線,因為要前來接引的佛菩薩,就在強光之中。此外,也請醫護人員不必再為我母親擦拭大體、更換衣物,只有點上金剛沙、蓋上陀羅尼經被後,就由禮儀公司人員移往助念室,繼續助念。

當助念到了清晨六點,在比較能夠擾人清夢的時候,我就趕緊撥電話聯絡正德台北分院的莊師兄,並得到莊師兄慈悲之回應,慨然答應將於上午九點半率師兄姊抵達助念現場,進行助念四小時。在服下這顆定心丸之後,我與家人則繼續隨著念佛機,守在母親身旁助念,並時時依《中國生死書》中所述之內容與方法,向母親叮嚀:不要害怕、不要分心、不要怕強光、不要跟所見之過往親友交談、要跟著大聲念佛、要趕快登上所見之蓮台往生極樂。

正德助念之盛情、專業與恩德

上午九點半,莊師兄準時率領正德師兄姐抵達助念現場,而當日前來助念之師兄姐,先後分為二班,共計十多餘人,其盛情真是令人感動,且聽說他們個個都是經過菩薩挑選同意過的,我們真是太有福報了。

在確認母親相關資料後,師兄姐隨即將西方三聖像安放於母親前方之供桌,並在母親的床下四腳旁分別點亮蓮花燈,霎時,整個助念室更加光明殊勝。接著,在莊師兄為現場家屬分別解說西方三聖與地藏菩薩之聖號、本願、與威德後,便立即為我母親進行開示與助念。

在開示與助念過程中,正德師兄姐的專業展露無遺。不但不會對陌生屍體感到恐懼,反而像老師、故友一般地親切向我母親明白揭露「已經死亡」的事實,然後循循善誘,安慰亡者不必畏懼死亡、不要罣礙現世子孫、不要跟所見之過往親友交談、要明白西方極樂世界的殊勝、要趕快往生極樂修成正果,自然就有能力再回來看顧子孫,進而學佛菩薩庇佑眾生。

其中,讓我感受最深的是,正德師兄姐能夠專業地將《阿彌陀經》與部份《地藏經》的重點,流暢地以「老歐巴桑」都能懂的語言與譬喻來表達,不但讓亡者容易接受而捍守臨終正念,就是連我們在旁邊的家屬也是聽得十分歡喜並在心中暗自讚嘆:「就是這樣啦!這樣她(亡者)才聽得進去」。所以,在此要再次感恩正德的專業助念團隊對我們這些「陌生人」的助念盛情與恩德。

母親往生瑞相

因母親是由於肺炎之病灶導致呼吸衰竭而往生,所以,最後三週在加護病房中是藉由插管與呼吸器與死神搏鬥。因此在開始助念前,母親的表情雖不難看,但嘴形仍是唯持在拔管後的張開模樣,且上唇與下唇是歪斜不正的。

然而經過正德師兄姐四小時的助念後,母親張開的嘴形開始慢慢合攏,上唇與下唇也慢慢轉正。因為此時還未滿斷氣後八小時,所以我與家人就繼續以正德師兄姐的方法,為母親助念及叮嚀。就在念滿八小時後,我們赫然發現母親此時的嘴形已完全合攏、上唇與下唇也完全轉正、而且眼角及唇角上揚,呈現出喜悅的模樣。此時我們才回想起當正德師姊在開示時,曾提醒母親如果看到佛菩薩來接引時,「要以笑容來迎接哦!」

除了展開笑顏外,在助念後的大體搬移及更換服裝過程中,禮儀公司的人員也特別跟我們家人說,母親的身體非常柔軟,而這種柔軟並非普通常態的現象。並且這種柔軟一直持續到三十五天後,火化進塔的吉日到來時,不但為母親解除凍存、清潔身體的專業人員也稱讚她的全身柔軟,就是在我親自提起母親的手,遞上一串無患子佛珠讓她握住時,也感受到她那一份「怡然自在」。此一現象,我的家人均在現場親眼目睹。


有母親在的地方就是故鄉

在親眼目睹上述種種瑞相,以及正德佛堂慈悲靈感觀世音菩薩連續三聖杯的開示後,我們家屬都相信母親已蒙佛菩薩接引往生彌陀蓮國,雖心中仍有不捨,但對母親而言總是解脫。接下來就是要趕緊將菩薩所交待的功課早日圓滿、迴向母親,讓母親不但業障消除、往生淨土,更能蓮品高昇、花開見佛。期望未來終有一日,我也能夠往生淨土,回到這個有母親在的「故鄉」,再與母親相逢,學做菩薩。

最後,個人如有絲毫功德,願將迴向亡母往生淨土、花開見佛。阿彌陀佛!

 -------------------------------------------------------------------------------------------------------------------------------------

【 助念感應分享】:家屬分享篇-2
---------------------------------------------------------------------------------------------------------------------------------------

不可思議的助念(觀世音菩薩聖誕分享)  ■王志堅

非常高興有此機會,與大家分享自己的親身經歷,有關助念不可思議的力量與感應! 父親王水波享年78歲,一生均在台南北門鄉下生活,他是一個公務人員,退休後時常幫助親朋好友解籤詩,幫人家解決許多問題,一生結了很多善緣,做了很多善事,所以這回往生後事,可以獲得如此殊勝的助緣,想必是他在生時所種的善因,往生後才會有這麼好的善報。 

父親第一次搬來與長大的兒女一同住在城市生活,卻也是最後一次。9710月至醫院檢查出罹患末期的癌症之後,選擇了正面的積極的放射治療,但因為年紀也較大、抵抗力也較弱,在治療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之後,健康狀況急速下滑,隨後便進院治療。入院後不久,因為全身病毒性感染,便轉進加護病房繼續治療,經過約三週的治療,期間雖然略有起色,但是衰弱的身軀終究抵檔不了併發的多重器官衰竭的事實,於9712月初往生。 

        這段期間,有位正德長期發心的志工,也是我的小阿姨吳錦芍,在父親生病與往生時擔任了相當重要的角色,因為她的協助,讓家人很快建立起正確的後事處理共識。父親在往生的第一時間,她便帶領全家進行助念;也第一時間協助申請了正德西方蓮社的助念。但因為父親加入正德會員不到一年,依規定只有一班助念。不過在正德西方蓮社各位師兄姊的助念之下,雖然只有一班的助念,仍發揮了助念所呈現的瑞相,原本父親因為插管治療,所造成往生時嘴巴張得很大,臉色也不好看的面相,竟於助念一班之後,閉合起來,並且面帶微笑。正德助念完後,阿姨又帶領全家人不間斷的助念,直到入殮時,雖然沒有親自參與沐浴更衣,但不時可以聽到工作人員說「阿公的身體非常柔軟,大家移動的時候要特別注意!」。助念的力量真是太不可思議。 

        往生的第一天,助念之後,家人前往佛堂請示菩薩父親往生狀況。請示結果,菩薩指示父親仍有罣礙,還在中陰身未離開,需要作功課:有藥師咒、佛號及350部的《阿彌陀經》,而父親罣礙的事情,連我們子女都不清楚,所以,演如師當下便建議由知情的母親協助對父親不斷的進行開導,全家人再配合認真的做功課。

第二天,全家人為了要了解父親是否放下罣礙了,因此,我與阿姨再次到佛堂請示菩薩,菩薩指示還在中陰身,未離開。這次是放不下母親,因為父親在世時,家中大小事情都是父親在處理,甚至母親生病時,也是他一個人在照顧,因此,才會放不下母親。菩薩還指示父親意識茫茫渺渺不知道要往何方,指示我們要積極的持誦《阿彌陀經》,原來菩薩也知祂指示的功課,我們都還沒有作。因此,回去之後,阿姨便指導全家人一起坐在父親靈前大聲持誦《阿彌陀經》,要讓父親充分了解西方極樂世界的莊嚴殊勝,心生嚮往。

全家人整天的誦《阿彌陀經》,並且每個小時由子女輪流向父親進行開導。要父親放下一切執著罣礙,母親我們會好好照顧,要父親放心安心的跟著阿彌陀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去享受永遠的安樂;到西方擁有神通之後,便可以保佑母親。這一天下來,全家人不斷的誦經、開導,總共誦了450部的《阿彌陀經》,還比菩薩指示的還多了100部,在此也非常感恩幾位正德佛堂的師姊熱心的協助完成。 

第三天,全家仍持續念經,並不斷的開導,也再次前往佛堂請示父親往生何道?這回請示結果,終於有了滿意的答案,菩薩指示父親已往生西方淨土,且連續三個聖杯,家人都非常歡喜與感恩,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下了,雖然如此,但是,在49天之內,我們仍然誠心的將功課完成。 

        父親在被指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之後,曾出現在我們的夢境當中,家人夢到父親呈現年輕模樣、身穿海青,身邊還有同學陪伴。只是,在接近往生49天時,我們仍不免懷疑父親是否確定往生西方淨土,於是,請師姊協助我們再度請示菩薩,結果這回竟是連續六個聖筊,緊接著第七個聖筊,菩薩似乎在告示我們對父親往生淨土莫再心存懷疑,我想這應是菩薩要我們大家一定要深信佛法的力量。 

        從這次父親的後事處理過程中,讓我深深體會助念與開導對於往生者的確非常重要,尤其家屬誠心助念與子孫的誠心配合更是重要;另外全家在父親往生的49天當中,誠心的吃素、念佛,並且於每周三,親自前往佛堂參加作七與共修,功德迴向亡者。此外,師父上人的《台灣生死書》中提到的環保觀念,我們也依教奉行,決定不燒任何一張銀紙與庫錢,我們將省下來的費用轉為捐造癌症醫院建院基金,讓它發揮更大效用,幫助更多人,的確更有意義,從中深深感受師父上人高瞻的遠見與智慧,及真正關懷眾生的慈悲。 

        最後,感謝師父上人成立了一個大慈大悲的西方蓮社及方便的請示法門,讓我們於失親的茫然中,能即時提起正念,知道如何幫助亡者,安撫亡者,免於面對親人死亡的恐懼、罣礙與無助,的確對於我們這些家屬在心靈上產生極大的慰藉;對於師父上人的度生度亡的偉大工程,我再次致上十二萬分的敬意與謝意;也感恩演如師這段期間不斷的給予指導與關懷。另外也感恩協助我父親往生西方淨土的每一位師兄、師姊! 

願有更多的亡者,皆能徃生西方極樂世界         阿彌陀佛!祝大家早日成佛! 

 
 

TOP
 正德全球資訊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正德慈善醫療文教機構 All Rights Reserved.
 ■高雄總院:高雄市鳥松區本館路44-8號
 ■電話:07-3703456
 ■意見投訴信箱:cthka8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