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正德社福介紹

正德社福介紹

正德慈善文教機構創立於西元一九八六年,乃由出家師父常律法師所創辦,秉持佛陀慈悲渡眾精神,以弘法利生、扶弱濟貧為宗旨之非營利機構。

正德慈善文教機構從創辦始至去年止,近二十年來,國內外擁有五家慈善連鎖中醫院、十三家基佛堂及西方蓮社、十三家文教學苑及圖書館、正德埔里大佛的佛教文化院、正德孤兒院、慈音雜誌社、正德慈善社會福利基金會,國內外共十個機構,目前正籌建正德僧伽癌症慈善中西醫院。

常律法師畢生致力佛教弘法利生志業,為成善願,相繼於高雄、新營、彰化、台北、埔里、宜蘭及加拿大,創立佛教正德慈善中醫院、正德社會福利慈善基金會、正德宗教協進會、正德孤兒院、正德佛教文化院、正德佛堂、慈音雜誌社、正德西方蓮社、正德學苑、正德圖書館,以多元方便法門接引眾生親近佛法,發露善根,知曉因果,自利利他,臻於自在圓滿的人生。

以「慈善、文化、教育」為三大目標,即以慈善來福利眾生;以文化來弘揚弘法;以教育來廣渡眾生。提供全方位的服務,來幫助眾生解決人生必然面臨的各種問題。同時,為落實真正的慈善精神,正德所提供各項服務皆以免費方式與眾生結緣,適時幫助許多需要的人,基於這份慈悲善念陸續感召許多人投入,形成一股社會清流。

多年以來,正德人行善足跡早已遍佈每一個角落,普獲各界一致的肯定與讚嘆!相信這朵行善的花朵,在常律法師的帶領之下,將綻放得愈加璀璨亮麗,早日實現人間淨土的理想境界。正德機構出家師父與員工的血淚史正德機構是創辦師父「常律法師」以犧牲生命的精神建立起來的正德慈善文教機構從創辦始至去年止,十五年來,國內外擁有五家慈善連鎖中醫院、十三家佛堂及西方蓮社、十三家文教學苑及圖書館、正德埔里大佛的佛教文化院、正德孤兒院、慈音雜誌社、正德慈善社會福利基金會,國內外共有十個機構。師父出家不久,不是今天要開會,就是明天要主持法會,後天慈善活動,又要至各地講法,接見信眾,每週平均從南到北得跑全台一周。

師父每天要管理監督龐大的人事、行政、財務,還要籌募經費及長期至各地演講。正德每月開銷很大,需長期維持每月數千萬元開銷,身心可謂非常疲憊不堪。出家二十年,師父有如拼命三郎一樣,有次在高速公路開車,竟出了車禍當時,甫出家年紀尚輕的我,有如拼命三郎一樣,能應付這種勞苦壓力,時常為趕赴隔天的會議、法會或活動,常半夜十二點起,自己開車至各院休息,以應付隔天的工作,那時只有一條中山高速公路,為避開白天容易塞車的時段,經常選擇行車較順暢的半夜上路,有時頭痛、感冒照樣開車,常常在高速公路旁打瞌睡,由於經常於高速公路長途開車,加上為趕時間,好幾次遇到驚險狀況,差點喪命。

白天為道務忙碌,身已疲累,半夜開車,有時邊開車邊用手掌拍打頭部,叫醒自己,等到了目的地,只睡三、四個小時,就開始明天工作,以前時常頭痛、感冒,都壓抑著頭痛主持法會、活動。由於身體長期處於耗弱狀態,有次在高速公路開車,竟出了車禍,撞及前面車子,幸好菩薩保佑,人員無恙,賠錢修車了事,只受到驚嚇而已。其箇中辛酸無人能體會的。師父是位超完美主義者全國信眾都知道,常律法師為信眾辦皈依,都需連續講解佛法及皈依意義三小時,中間片刻不休息的。

縱使師父頭痛,我還是忍痛為大眾連續講解三小時,就像我前天發燒到三十八度,師父照常錄製電視節目,在場的電視台人員也看不出來。但回寮房後,我整個人就暈倒了,足足躺了一天。雖然我知道大部份道場辦皈依,念念皈依文十分鐘就完成,但師父認為皈依對一個入門初學佛者很重要,不能隨便潦草,否則皈依後,不懂佛教基本精神、教義及佛教禮儀,皈依又有何意義,徒具形式而已,故佛在戒經有提示,皈依不懂皈依意義,皈依無效。難怪我出家至今多年,從未遇到一位已皈依弟子,能懂得皈依意義及禮儀,令我相當不解與訝異,我不知佛教宗教師的素養情操,竟如此隨緣方便,令吾心痛難過。

師父就是凡事都要求完美,對工作要敬業,故出家二十年來,將自己身體搞得敗壞不堪,身體已出現了危機。正德總院文化課,先前有請一位台大畢業的課長叫融賢,她向人家說,她已經是完美主義者,師父比她更超完美主義。就是這種個性,令師父出家一路走來,真的有夠勞累。師父出家二十年來,全身都是病,已從鬼門關走了好幾趟回來!師父的身體,從頭到底都是病,有慢性鼻竇炎、心臟瓣膜腫大、肺部纖維化、胃出血、嚴重胃潰瘍、膀胱無力,經常腰酸背痛,全身無力。出家二十年來,送急診至醫院急救,已不知好幾次,也曾有一天送急診兩次記錄,有兩次休克情況很危急,差點往生,出家二十年來,我已從鬼門關走了好幾趟回來了!

正德醫院總院落成時,師父瘦到四十四公斤體重,有如皮包骨,落成典禮時,曾邀請當時的內政部長許水德先生前來蒞臨剪綵,他當面問著師父說,「師父,你身體有重病嗎?不然怎會瘦成這個樣子,要好好保重。」令聞者都覺辛酸。師父不知出家為何要那麼拼命勞碌,既不為名,亦不為利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出家要那麼拼,既不為名也不為利,若說為名,每年經常有多家電視新聞記者要來採訪師父,我都婉拒,很多大型記者會,我都不出席,都委由大弟子出面主持接受訪問,因我無德無能,怕出名;若說為利,正德所有財產,無論動產不動產,現金存款全部都登記在正德名下,正德的不動產國內外有近二十處,一處有價值數億元或數千萬元不等,全無登記在師父名下的。

原來正德是全國第二大慈善機構,師父竟然不知最近內政部剛公佈九十二年對全國一一七家全國級的慈善基金會審查帳目報告結果,全國慈善機構支出最龐大,帳目最透明者,竟是慈濟功德會及正德慈善社福基金會。數據會講話,原來正德是全國第二大慈善機構,但我常律法師及正德社福基金會卻是默默無名,這是師父長期不想接受媒體採訪的原因,所謂為善不欲人知,是為真善,何必採訪呢?這是師父一向堅持的理念,因為權力會使人腐化;財富會使人墮落;名望會使人迷思。

由此事實,可見師父我出家,既不為名,也不為利,因為出家戒律有規定,出家為名,是犯戒行為,更不得接受採訪,因佛於《正法念處經》開示,規定出家比丘,僅能對在家人開示佛經教法時,才可開口說法,否則一出口就是犯戒。我常律無何德行,至少我應守持著這一項戒律,所以過去真的很對不起所有電視新聞媒體記者,對於師父的婉拒,希望能諒解。若出家人不能守戒,還能像個出家人,跟社會俗人有何兩樣呢?就像前兩天,年代新聞電視台記者,一直打電話來,要邀請師父上汪笨湖主持的「台灣心聲」節目,接受採訪。真的很抱歉,師父婉拒了,請他們能原諒,也請各位電視新聞媒體記者,不要再要求師父接受採訪,我現在正在養病當中,我之生命如風中之火燭,秋樹之落葉,隨時都會往生。

師父看到現在年輕人不能吃苦耐勞,不能抗壓,工作要輕鬆,薪水要高,離家又要近,真是感嘆世風日下。但師父現年五十五歲,體力已完全不行,不如以前年輕時體力,無法與所有正德員工義工共同打拼,共同為弘法濟世工作付出,真的很難過。回顧師父出家二十年來,可謂相當地勞苦,弟子們也跟著我受苦回顧師父出家二十年來,可謂相當勞苦,相對地,我的出家弟子也跟著我受苦無量,常有很多住持師父,如我的師兄弟問我:「常律法師,你正德規模這麼大,法會、活動辦那麼多,你的出家弟子至少有五十位以上吧!」我都半開玩笑的說:「你是看到鬼嗎?」連我自己算進去共八位而已,所有法師簡直不敢相信,可見正德出家眾多勞苦,來正德出家的人都胖胖進來,而瘦瘦的走出來,每位正德出家人都身染各種不同的重病,令吾深感不捨,常感覺對不起這些出家弟子,難怪無人敢進來正德出家,不怕苦、不怕死才會進來正德出家。

為蓋建埔里大佛,正德男眾比丘,有摔斷手;有摔斷腿;有重傷大量出血,差點喪命為了蓋建正德埔里大佛,佛教文化院,正德埔里道場男眾比丘,每天從清晨三點半起床做完早課後,就一直忙碌到晚方能休息,有比丘經常受傷大量流血,差點喪命,有摔斷手的,也有摔斷腿的,但仍舊日夜行作粗重工作,幫師父開車的侍者朱國智,師父叫他去山上幫忙,直呼很累很苦,常有山下信眾前往埔里參觀正德大佛工程時,都看到正德比丘師父,全身穿著髒兮兮的工作服與工人一齊賣力工作,都感覺不捨與難安。

父母親常問師父:「人家出家都那麼清閒,為何你出家要那麼地勞苦,又何必出家呢?」師父一年偶而會回俗家探望父母親一兩次,渡渡老人家念佛,家母時常這樣念著我:「看人家出家都那麼清閒,攏吃乎肥肥的,你看!你出家操到那麼瘦,又那麼勞苦,那又何必出家呢!」父母親對我之慈愛關懷之心,我往往無言以對,只含著淚水往肚子吞,因出家這麼勞苦,日以繼夜為社會眾生付出,我敢對天發誓,我絕不是為慈悲而作,我更不是為佛教而作,我只知道我應該如此勞苦地付出而已,因師父完全不知為了什麼,要如此拼著生命,一直勞苦奔波付出生命心血,你們大眾要問師父為什麼?我真是無言以對,也許我前世是一位修行不好,好吃懶做的出家人,前輩子吃眾生的糧太多,所以這輩子出家來還眾生的債吧!而師父不為什麼理由,願一生出家勞苦為眾生奉獻付出的心情,正是與天下母親不為什麼,卻心甘情願地為家庭兒女勞苦付出是同樣的心情,所謂「歡喜做,甘願受」也正是師父與天下母親心情最貼切的寫照啊!

正德員工幾乎天天加班,工作繁重,薪水少,無加班費,假日少,無週休二日就像在正德醫院總院工作的半數員工,經常於佛堂、醫院為信眾服務到晚上十點才回家,幾乎天天加班,有時甚至遇到法會、活動時,得常常忙到凌晨一兩點,一天等於上了兩天班,無怨無悔的付出,薪水不多,無加班費,又無週休二日,師父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如此辛苦地付出,問他們也不知道,只知道要將工作做好,我常開玩笑跟他們說:「你們可能前世欠師父很多債,所以此世來還債的。」正德醫院高雄總院的員工及義工,他們才是真正的人間活菩薩高雄總院半數員工及義工,簡直每天在賣命地付出,真令人感動掉淚,有時我隻身在國外求學時,也等於在養病,每每夜深人靜,想到正德醫院總院這些醫師、員工及義工,不為什麼地勞苦工作,我常常掉下眼淚來,因來正德上班的員工,就是如此勞苦付出,難怪,很少人願意進來正德上班,很難聘請到新的員工進來工作,因為大家怕苦,薪水少,工作長,假日少,結果就累垮正德目前的這些員工,所以他們一待就是五年、十年、十五年不敢離開,誠屬難得。

正德西方蓮社蓮友,每天得載領著助念蓮友至各鄉鎮僻壤,為亡者助念至深夜為止尤其正德西方蓮社專員及蓮友,幾乎天天從早到夜晚十二點,要載著一班一班助念蓮友,前各縣市遙遠鄉鎮,為亡者助念並協助家屬處理後事,全年無休。無論天氣多冷多熱,無論時間多早多晚,或半夜裡,都得隨時待命出動為亡者助念,常常助念回到佛堂,都已深夜,尤以冬天往生者較多,那更是疲累辛苦,整天片刻不能休息,正德蓮友們慈悲的精神令人敬佩!假使大家每逢家人往生,而只會一味地要求正德西方蓮社要派人去為亡者助念處理後事,卻都不來應徵參與這種神聖偉大工作,或來參加助念工作,日後換你往生時,恐無人為你們助念處理後事了,這是社會大眾的自私與悲哀啊!

正德出家眾及員工勞苦的事實,是師父憋在心中二十年要講出來的話師父常跟大眾開玩笑,若你想減肥,請你來正德上班或出家,保證一個月後瘦三公斤,正德全體僧眾都像師父這麼瘦,瘦是正德出家師父的正字標記。我的大徒弟演振師及埔里大佛男眾比丘,都比我更瘦,現在監工蓋建世界最大的世外琉金銅像埔里大佛,那真是做死!非常勞苦不堪,危險性又高,有次演振師父被機械傷到大動脈,血流如注,差點喪命,正德出家僧眾及每位員工,每天與師父們胼手胝足,賣命地在為這個社會國家奉獻勞苦,所為何事,由大眾去思惟吧!

正德若再聘請不到如此發心肯吃苦的出家人及員工,則社會很多苦難的眾生將無法得救師父一直在思惟一件事情,若在這世上,我們這批能受苦受勞的正德出家眾及員工都往生了,而正德又請不到如此發心肯吃苦的出家人及員工,則社會很多苦難的眾生將無法得救,若社會大眾遇到苦難問題,只會一味地要求正德慈善機構的師父及員工為你們服務,而你們社會大眾卻都怕苦,而不願投入正德出家及員工弘法濟世的行列,那這社會人間將會是暗淡無光又悲慘的。希望社會大眾有愛心者,共同來投入正德救人濟世行列吧!這個社會才有光明希望,不可躊躇猶豫不決,更不要只會口講慈悲愛心,卻都不付諸行動參與濟世神聖工作,如此學佛是無益的。

正德二十年來長期不斷地舉辦各種全國大型及常態性活動,服務大眾,造福社會正德每年每月長期舉辦各種全國及地方性公益慈善活動服務大眾,造福社會,故正德出家眾、員工及義工才會跟著我常律法師如此受苦受累,其勞苦程度是可想而知的,師父不想再多做贅述,就留給社會大眾一個想像空間吧!師父在此大聲疾呼,希望社會有正義愛心的人士,大家要共同發心,能不顧一切代價投入佛教弘法利生濟世工作,讓我們共創台灣的人間淨土,你我都有福,阿彌陀佛!

TOP
 正德全球資訊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正德慈善醫療文教機構 All Rights Reserved.
 ■高雄總院:高雄市鳥松區本館路44-8號
 ■電話:07-3703456
 ■意見投訴信箱:cthka888@gmail.com